[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澳游搜旅游网,旅游门户第一站!www.auyou.cn
澳游搜

福建 三明 南平 3日自助游

所属地区:福建省/三明/三明市


三明妙元山出行游记(转贴)

 
    盼望着,盼望着,预谋好久的三明妙元山之行终于到来了。
  一大早,六点多钟,急急忙忙打开电脑,查看驴友的贴子。
  哇塞!没有新的变化。想了想,还是给小白打了个电话。天啦,小白没有接,莫非小白被谋杀了?
  推开窗户,晨风拂面。霞光下,一群白鹭在沙溪河上空展翅盘旋,一会儿排成一字行,一会儿排成人字,领头的白鹭是那样的自由自在。几只小燕子,在屋顶上叫喳喳的,难道他们在开会?
  听说燕子低飞,蜻蜓低舞,是变天的征兆。看不出今天的天气会影响出行。打开前一天到城东村要来的地图资料,再一次对路线图进行分析,看看还有什么漏洞。对了,三家村的午饭还没有预定。问问护林员吧,护林员说:“三户人家,只有一户在,能够接待客人。最靠近营地的那户主人,过年酒还没有喝够,没有回来。”
  哎呀,只好委屈驴友了。中午只能吃三块钱一份的便餐了。拔通这家人的电话,男的没说几句,女的声音就大起来了。有鸭子可以吃,一斤十三块。看来要吃荤的,得小白开恩了。
  电话铃响了,是教授的声音,满口酒话,却还懂得请假,昨天的入围要求成了空话。倒楣呀,今天不会有很多人请假吧?对了,给云中漫步打个电话,她可是从来不讲糊话的,她是说到做到的女中豪杰。果然,她已经备好行装,可以出发了。给流沙、跎鸟也联系上了。

  用罢早餐,去接云中漫步。小白的电话来了。他让我们买些大米和馒头。十斤大米和三十个馒头采购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打的到指定的地点和流沙会合吧。流沙还没有到,跎鸟告诉我们,永安的驴友,可能会迟些。我们可不敢懈怠。十点钟,准时出现在九中通往三家村的小路口。
  地上的大米和馒头引起一群群登山爱好者的注意,两个人能吃这么多的东西?地上的虫虫蚂蚁并不象他们所说的那样对馒头有兴趣,蚂蚁不搬家。
  流沙来了,挺帅的小伙,背了一个大包包。等了一会儿,他到一边休息去了。很会养精蓄锐,看来是头劲驴。
  一阵花香扑鼻而来,云中漫步激动地喊起来:“蔷薇花。”没等我提醒,她已经摘了一朵,宝贝一样闻呀看呀,开心极了。可能没有扎到手吧?
  等人的滋味远远没有被人等的幸福。流沙可不管,看来睡得还挺香的。过路人对他多看了几眼,不知是因为他帅,还是因为他身边的那个大包包。
  一位摩托车手从身边经过,车后带了好几个奇怪的铁夹子,难道这就是夹野猪的机关吗?他告诉我们这是他捡来的,游客这么多铁夹子如果伤人,可得负法律责任啊。
  又一个摩托车手从我们身旁经过,他告诉我们:“一群背大包包的人已经出现在九中大门口附近,有男有女,开心得很。”(待续)


星期日 2005年4月10日 三明妙元山游记(2)

小白终于出现了。敦复的朋友终于盼来了。
不错,不错,真不错。又来了14头驴,还有好几头新驴。
不要命驴友来了。要命的济公、雨街、虫虫、冰冻来了。三明的屋子、驼鸟也会合了。香炉山友BBC、小小鸟、叮当、笨笨、白衣如雪来了,还带来一位楚楚动人的小妹妹。香炉山那套本驴用过的行装她帮助背来了。打开分别好久的装备,还是那么的干净整齐。装入新的生活用品。云中漫步也分到半套行装。她没有单独的帐篷,看来晚上得和某某驴混帐了。
淌过小溪,大队人马向山上进军。本驴不要命打头阵,小白和BBC垫后。山道弯弯,小路曲曲,才走十分钟,一个个汗流夹背,女驴忍不住也脱了衣服。
阳光透过林间的缝隙,洒落到驴背上,斑驳陆离。山鸟在远处喳喳叫,好象在说:“欢迎你们 。”高大的输变电铁架,成了指路的航标。

回望市区,沙溪河好象一条玉带,漂落在茫茫林海之中。两岸的工厂、居民区和建筑物清晰可见。三钢、三化巨大的烟囱正在吞云吐雾,难怪城里人要往乡下跑了。
也许是心情激动吧,也许是肚子还没有饿,前队勇往直前,中队不甘落后,不一会儿就把后队落下了。
BBC今天精神不太好,小白一直不放心。永安的驴友,有点紧张。
驼鸟的体力真好。休息的时候,她还是站着的,一身行装,就象是个到非洲探险的科研工作者。
初次参加活动的雨街,不怎么说话,步子是踏实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山路也难不倒他。
笨笨一点也不笨,和白衣如雪行走不相上下。
小鸟一步一回头,不知是看景还是看人?
虫虫和小妹妹边走边玩,把登山当散步了。
济公象个班长,不停的喊话,一付经验丰富的野外驴头模样。
公驴们越走越慢。女驴们悠哉悠哉的。看公驴们无精打采的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公驴似乎感觉得女驴的抗议,又渐渐加快了脚步,还顺手帮女驴们减轻了一些负担。
一阵阵笑语欢声,一声声亲切的问候。下山的早行人告诉我们,三家村就在前面了。
想到可口的饭菜,大家纷纷加快了脚步。(待续)


星期一 2005年4月11日 三明妙元山出行游记(3)

  建在在半山坡的土屋,整洁有序。梯田式的菜园,春色浓浓。放养的鸡鸭,成群结队,好不自在。林中传出咩咩叫喊声,不知是山羊,还是家羊。
  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好象也不过如此嘛。
  屋里屋外挤满了等候进餐的人们。有的聚精会神地打扑克,有的抓紧时间搓麻将,有的则童心未泯,逗起小狗玩。
  男主人叫卢柏英,浓眉大眼,中等个子,说话细声细气的,模样很老实。据说,他是个退伍军人。原来做水果商。生意不好做,就改行了。
  没有掌握经济权的男人,如同掉毛的山鹰一样,飞不起来。卢柏英动作一慢,就遭来很严厉的批评。几位女驴看得目瞪口呆。私下纷纷表示不满.
  这世界上不爱吃饭的女人可能有几个,不爱吃醋的女人真的还很少见。异性朋友和男主人才搭话,女主人就生气了,指桑说槐地骂起丈夫。
  炒了好几桌的菜后,才轮到我们。8斤半的鸭子,分成两大盆,一上桌,女驴们就欢叫起来。根据小白和小小鸟的建议,鸭子屁股是济公的专利。
  屋子很勤快,帮了好多人打饭。本驴手上搭了条毛巾,端菜起来象个店小二。两只白狗围着女驴们找吃的,特别亲密。公驴们有意见了,这下小白又成了开心果。
  也许有女孩子在场,男驴们吃饭特斯文。眼睛盯着米饭,好象和老舅公一起吃饭,尽往素菜盘里下手。女驴们乐极了.好象男子汉天生要照顾她们一样.
  素菜每桌三种,每种两盘,胡萝卜是他们自己种的,没有下肥料,个子很小,味道不错,蕨菜是野生的,从高山上采下来的。小白菜也是他们种的,这么好的素菜,平时很难品尝得到,不爱说笑的屋子,也乐了起来。
  两大盆鸭汤很快就喝完了。饭吃饱了,鸭肉剩了不少。笨笨和虫虫找来袋子,打包留做晚餐的佐料。
  村子里的护林员打电话说没空,另外帮助我们找了一位向导。很快就会到了。
  BBC吃饱喝足了,就占了张床休息。小小鸟找个张靠椅,在树下闭目养神。经验丰富的流砂,找了条长椅,进入梦乡。雨街用两张小凳子当床,也能睡觉。
  驼鸟和叮当、虫虫、小妹妹玩起麻将。第一盘,驼鸟初战告捷,打了个金缺。连附近的老麻师都夸奖起来。
  土屋旁边的两棵桃树,刚谢了花,开始挂果了,小小的青果,毛茸茸的。显然,这是棵山桃,不用担心被人偷摘。
  地图上显示,这里原来地名叫下黄窟,上黄窟上面还住着另外两家人,是永安槐南的老乡哩。
  天有点阴下来了,雾开始弥漫了,途中可不能下雨啊!(待续)


星期一 2005年4月11日 三明妙元山出行游记(4)

  向导老邓来了。我们整理好行装,告别卢柏英一家,顺着梯田,沿着山涧,溯溪而上,再次向大山深处进军。为了确保安全,天黑以前,要赶到宿营地。
  老邓告诉我们,从三家村到九池寨宿营地,按目前的速度,还有三小时行程。沿途多数景点尚未开发。队员误入无人区深处,找起来非常麻烦。前队要控制节奏,后面要注意跟上。保持联系不掉队。
  茂盛的植被,良好的生态。这一带是植物的乐园。金毛狗,福建柏,香榧,长叶榧,香樟,闽楠,伯乐树,香果树,这些平时难得一见的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植物,时不时扑入眼帘。
  踏着厚厚枝叶铺成的小路,穿行于茂密的林海里,顿觉得绿意四溢,生机盎然。
  从梦里醒来的BBC,精神焕发,声音大了好多,好象换了一个人。一会儿找景点,一会儿测海拔。可惜树太高,林太密,很难进行卫星定位。
  小小鸟忙得很,一张接一张,拍个没完没了。小白走在队伍最后,想拍啥就拍啥。流砂也拿出自己的DC,边走边忙。听说驼鸟带来8000多元的新DC,还没有拿出来。屋子和冰冻时前时后,热心帮助体力不支的队员减轻负担。
  天然“树门”,蔽荫“树亭子”,缠绵古藤,树吞石,石上树,老藤古树或挺拔入云,或俯卧盘曲,都拍进了DC驴友的镜头里。
  沿着山间小径继续向上攀登,一面奇崛的岩石出现了,当地人叫它“巨石崖”,青蛤石就在巨石崖边。三元本地话叫青蛙为青蛤。青蛤石形象一只正在捕食的青蛙,只见它仰头支手,双目炯炯欲向上前方的昆虫扑去。传说这是只玉帝派到凡间灭虫的神蛙,因为任务未完成,就被留下来了。
  越过青蛤石,是一遍箬竹林,古三元人用箬竹叶制作斗笠,用箬竹叶包裹粽子,用箬竹根制烟斗,用箬竹叶搭盖茅屋。
  又有巨石出现在眼前,向导告诉我们,前面就是狮子岩。这里是观赏市区的最好地点。奇石、怪树、美景目不暇接。
  我们放下装备,登到顶上,极目远望,尽情饱览三明城区全景。敦复大旗在高达20米的狮子岩上迎风招展。山下不知是谁看到旗子,还远远地和队员对喊起来。
  经本驴提议,我们在这里拍了出行后的首张集体合影。驴友们争先恐后拍了纪念照。
  尽管大家恋恋不舍,为了在天黑前到达宿营地,我们还是跟着熟悉地形的老邓继续向前。
  低头沿着山间小径走,忽窄,忽宽,忽为密草掩盖,忽进松林,忽听泉水叮咚……有道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正当我们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时,老邓说,前面就是九池寨。(待续)


星期一  2005年4月11日 三明妙元山出行游记(5)

  我们终于抢在雷阵雨到来之前,到达九池寨宿营地。
眼前是一大块相对平坦的山垅地,长满了数十种的阔叶树。粗的两三人合抱,细的径围十几公分。向导老邓说,这里曾经是邓茂七农民起义的大本营山寨。
  他告诉我们,再越过一道山坎,还可以看到蓄水池、石基、石墙、石洞等遗址。
  由于天色已黑,开始下雨,我们只得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先安营扎寨。
  看似平地的山垅,要找块搭帐篷的地方,还真难。好不容易找块地,地上小树头、小石块还不少。细心地清理后,再整平来。脚踏手抹,感觉不错后,才铺上一块防水塑料布,不放心。又加了块。
  搭起帐篷,铺上防潮垫,刚松口气,更大的雨点落下了。还好,这阵雨持续时间不长。
  乘阵雨小停一会。在林间游走,只觉得清风徐徐,林海莽莽,岚雾消散,凉爽幽静。
  邓茂七起义500年过去了。这山里的树几腐几朽,换了几茬。而泉眼依旧,泉水潺潺,仿佛在叙说古时的旌旗飞扬,刀戈穿天,鼓点声振林越,士兵孔武英勇。
  17人的晚餐做起来好花时间,真难为小小鸟、小白、济公、BBC。
  幸好虫虫、笨笨、白衣如雪和小妹妹也帮忙。屋子、流沙、冰冷、叮当也没有闲着。
  驼鸟的经验真不是盖的。她在地上挖掘个洞,放上一个小铁罐,倒上酒精,用两根地钉做架子,就开起小灶了。
  晚餐后,大家玩起了扑克游戏。虫虫真厉害,当“女杀手”有模有样的。好多人被“冤杀”了。却认为是小白、BBC。小小鸟不说话,笨笨也没放过他。
  雷阵雨又下来了,早早地躲进帐篷。借着顶灯的光线,再看看明天的线路图。
  帐篷外的雨越下越大。雨点击打在篷布上,时高时低,时紧时慢。林间的树叶不时落下。风声、雨声、流水声,声声入耳。
  蒲松林笔下的聊斋故事浮动起来了。这里有狐仙吗?如果有的话,狐仙会先看中谁?小白?冰冻?还是不要命?屋子也不错。小小鸟?济公?BBC?对了,BBC的毛毛很有特色,狐仙应该会先找他的。相信他不可能中看不中用。
  帐篷突然摇晃起来。是狐仙吗?忍不住拉开帐篷拉链。啊,是山风在作怪。把放在帐篷外的背包罩收进来,谁知,罩里已经有了积水,没有把狐仙招来,不小心把水带进帐篷来了。内外衣都湿了一大块。好在早有向小白多要了个睡袋,才有办法正常睡觉。
  风雨交加持续了大半夜,众驴渐渐地进入了梦乡……(待续)


星期二 2005年4月12日 三明妙元山出行游记(6)

  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想睡个懒觉看来行不通了。
  走出帐篷外,雨后的空气好清新啊。据测算,这里每立方厘米的大气中,负氧离子多达6万以上。
  小白、济公、小小鸟早已起来,正在为大伙准备早餐。虫虫、笨笨、白衣如雪和小妹妹也在忙。
  驼鸟提议登顶去,得到了小小鸟、冰冻、流砂、云中漫步和本驴的支持。
  笨笨认为,这么大的云雾,看不到什么好景,她不想去。小白、济公、雨街、屋子忙后勤,也不走了。虫虫、白衣如雪和小妹妹也许累了,也许有别的什么事,呆在宿营地。
  既然都来了,不登顶太可惜了。驼鸟、小小鸟、冰冻、流砂、云中漫步态度很坚决。驼鸟、小小鸟、冰冻、流砂还带上自己的DC机。
  我们一行6人分成两组,沿着向导昨天指点的小路,义无反顾地向主峰冲去。
  昨晚的阵雨,使原本就难行的小路更加泥泞。云中漫步差点摔了一跤。
  一片粉红的落英飘下,抬头一看,枝头挂满花朵。两只小蜜蜂赶早,在花从中采蜜。小小鸟介绍说,这棵是高山猴头杜鹃。一般生长在海拔1000米左右的山上。这时正是高山猴头杜鹃开花时节。杜鹃花蜜是上等花蜜。现在正是养蜂人把蜂箱转移到高山上采好蜜的时候。
  晨雾在山间弥漫,越接近山顶,雾越浓厚。本驴打趣说,因为有云中漫步同出行,所以我们有云中漫步的体验,有雨中出行的经历。
  驼鸟、小小鸟、冰冻、流砂、已经在云里雾里抢拍了许多。小小鸟、冰冻、流砂雾里拍花不厌其烦。
  从九池寨冲顶峰,大约只花了20分钟。顶峰上的雾还是很浓,几棵百年老松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如果在晴天,这里一定是看日出的好地方。说不定还能拍到类类似“佛光”的海市蜃楼奇观。
  妙元山主峰海拔1226.5米,比相邻的南大山仅高出5米。两山之间的小径如平路,我们边走边玩。500年前的农民起义军可没有我们这么自在。
  驼鸟终于忍不住拿出自己的新装备。好家伙,真舍得,尼康5900,花了8000多元。
  大雾中很难拍大景,我们请驼鸟拍几张近距离的植物照,哇噻,连露珠都能拍得很清晰。
  野趣盎然的妙元山,宛若一位情窦初开的村姑,令手持DC的驴友们神魂颠倒。
  驼鸟和小小鸟、冰冻、流砂边拍边交流心得,有点相见恨晚。
  峰顶有一块枯木区,连片枯木近百棵,据说是因为被雷击伤成这样的。雨天出行得注意防雷电了。
  下山回到宿营地,才花了10分钟。看到我们兴高采烈的样子,没上山顶的驴友多少有点懊悔了。
  用过早餐,收好帐篷,装好行包后,驴友们将生活垃圾统一进行处理。烧得了就烧,烧不了就深埋了。不知多少年后,它们会不会成为后人考古的研究对象。
  注意环境保护,热爱自然生态,已经是敦复每个驴友的出行守则!(待续)


星期二 2005年4月12日 三明妙元山出行游记(7)

  上午10点20分,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九池寨,从狮子岩边上的另外一条小路返城。
路很艰难,景色倒是很美。
  刚出狮子岩谷口,就看到向导说的缠绵树。藤树相互缠绵,难分难舍,树旁岩而生,藤、树、石似在向游人叙说缠绵的爱情,表达海枯石烂不变的决心。
  从狮子岩所在的幽情谷到漱玉谷,是妙元山的核心区,当地人称为红菇窠,每年七、八月,这里出红菇,妙元山因此也叫红菇山。这里是全部行程最艰难的路段。穿悬崖,过栈道,一不小心,就可能发生意外。
  到叠翠崖时,只见崖高近百米,崖上岩石层层,树木倚岩而生。可谓,崖上崖、树上树,呈叠翠之态。
  驼鸟过崖,不愧劲驴。她先伸脚试试栈木滑度,感觉太滑,就脱鞋,侧身,手扶崖石,稳稳过栈桥。感觉不太滑,就降低重心,一步一前移。虫虫、笨笨、白衣如雪、云中漫步和小妹妹丝毫不敢大意。屋子、不要命、流砂、济公及时出手护驴,保驾护航。
  小小鸟在途中表演个惊险动作,使整个驴队出了汗。好在他及时用自己的DC记下了。
  进入这里,便来到了绿的世界。视野所及,尽是茂密的森林,铺天盖地。
  苍翠的松树,高大参天;各种阔叶树,或独木生长,或一簇数枝,与针叶树混杂其间,成了混交林。乔木层下,灌草从生,树叶落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脚踩在上面,柔软舒适。
  红菇菌最适合在这样环境下生长。一到七、八月红菇生长的时节,采菇人天不亮就要上山。守在菇窠附近。免得别人捷足先登。
  这里的藤本植物也很有一番妙趣。有的在地上穿行,有的顺着大树攀援,有的则飞越溪涧。
  有一种叫石松的草本植物,似藤非藤,山上随处可见。你可以在芒萁草丛中看到它鲜嫩而充满活力的茎蔓,匍匐在地,到处乱窜,却找不到根扎在哪里,伸出草丛后则挂在树上,垂下鳞状浓绿的叶子,好象BBC的毛毛,好勾魂啊。
  有树的山是有生命的,有水的山才是有神韵的。山水之美,历来相得益彰。山的灵性要有水的神韵衬托。所谓: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步水而行,望水而思,以碧波清流洗涤自己的理智和心灵;而仁者则在山的深沉、坚定和博大中锤炼自己的意志和品格!
  妙元山景区的水,可谓是清溪潺响,飞瀑激石,流泉浏岩,山水相宜而秀美。(待续)


星期二 2005年4月12日 三明妙元山出行游记(8)

  有道是“水是山的音响,山是水的和弦”。
  从幽情谷转到漱玉谷,谷谷有清溪,山山有瀑泉,不断欢快的流淌,就象敦复的新人一样,给妙元山不断输送新鲜血液。
  涓涓细流汇集成潺响的小溪,至清至纯至净,犹如神龙凝聚天地之灵秀,一路跌宕,延绵于高峡幽谷,穿流于危岩绝壁,欢聚于碧潭清池,寻幽于深邃的幽谷。
  在妙元山看飞瀑如练、泄银溅玉;听流泉潺响,赏鸣琴清谈。实在是一种享受。
  叠翠崖下红菇窠里的高山瀑布群,一个接一个,令人目不暇接。
  巨岩夹峙的试剑瀑,最窄处不足一尺,涧水激岩而成隙,形若剑劈,瀑自岩隙飞挂而下。传说因邓茂七在此练兵兵试所致。
  形若虎尾的瀑布落差十米,瀑中有岩石形若老虎屁股,瀑水呈流线从岩中石缝飞挂而下。
  数株树交叉架于涧上而成天然树亭,瀑于亭前呈珠帘状瓢落而下。落差约三米。瀑亭有巨石数块,赏瀑后还可以小憩。
  双树耸立成门的树门瀑,步道穿门而过,门旁有岩,岩间飞瀑轰鸣而下,树、岩、瀑浑然一体。
  瀑岩若龟的益寿瀑,因瀑岩被红苔藓覆盖而成的红岩瀑,瀑分三股沿岩齐挂而下汇集成的集川瀑,让驴友们大饱眼福,DC快门频繁按动。
  出红菇窠口,一股洁白似玉的飞瀑陡然跌出石壁,有飘然入仙之感。可谓:晶莹白玉带,飞翻在悬岩;白日雷雨声,丹岩蛟龙影。下到瀑底,站在瀑前,水气拂面,沁人肺腑,顿觉清爽宜人。这白玉瀑落差估计近百米。
  从白玉瀑往下走不远,有个人字瀑。瀑布从岩隙涌出,流至中段有巨石相隔,一分为二,呈人字形飞挂而下。
  人字瀑下方还有个石门瀑。峡口为巨石夹峙,其状若门,邑称为石门。瀑布自石门蜿蜒而下,故取此名。
  过石门瀑就到了出行的最后景点---白玉坂。这里原是六、七十年代的知青点。如今已经成为新的旅游点。酒家、农庄、食堂各有一个。
  归心似箭的小白并不想在这里多花时间,众驴友对人造景观也没有什么兴趣,列队沿水泥大路匆匆返回城区。(完)
 

 

baobao66 最后2006-10-18 9:56:49更新

去旅游,上澳游搜,住宿,门票,线路,攻略,图片全参考!www.auyo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