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化旅游游记-两个的凤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游记攻略 >> 游记 / 湖南旅游游记 / 娄底地区旅游游记 / 新化旅游游记

0

好评

两个的凤凰

贡献者:loulanhou 周边景区:新化旅游景点 (博客原文)

    虽然知道沈从文,但我并不知道凤凰,直到有一天,他随口对我说:“去过凤凰吗?沈从文先生的故乡,一个古城。等五月,一起去吧。”凤凰从此在我心里扎下了根,并枝繁叶茂地生长开来,夜夜在梦中,长成嫩嫩的花蕾。
    临近五一,他却另有安排。那就一个人去吧,不管怎样,我是一定要去的,带着他曾说过的那句话,用想象来弥补那份空白。因为错过了这个季节,凤凰将不知会是飞落谁家的凤凰。
    背起行囊,我独自踏上开往湘西的列车。
    临行前却收到他发来的短信,将赶到凤凰汇合。
    当我从边城茶洞回来,一脚踏上凤凰的地面时,不觉有微微的目眩,游人多得像过江之鲫,一群群,一对对,在身边游走。他们几乎都是年轻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因这个古城而起的兴奋与新奇,笑声叫声飘荡在凤凰满街姜糖的香甜味中。
走上古香古色的虹桥,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沱江的空气,桥下的石板巷就是迴龙阁,在这小巷的深处,有个迴龙阁招待所,是个临江而立的家庭客栈,有个人,会在那儿等我。
凤凰,我的凤凰,鲜活温馨的凤凰!
    黄昏时分,我们汇入了石板街上的人流,这条古城的主要小街是条商业街,临街不是商铺就是饭馆,各色蜡染、扎染、银饰以及其他工艺品红红绿绿令人目不暇接,血粑鸭、酸菜鱼、熏肉、社饭香香的,浓浓的,辣辣的味道直往鼻里钻。晃荡了一圈,到处都是热于购物和醉于美食的人们。一眼瞥见方正饭店,正是网上大力推荐的地方,屋里已经人满为患,老板端了茶出来让我们在屋外稍坐,正闲看俊男靓女往来穿梭时,又有身着湘西服饰的导游小姐带着旅行团把饭馆挤了个水泄不通。原来还指望按网上攻略能在此饭馆碰到些当地的文化人,听他们扳扳凤凰的古,谈谈沈先生的文,聊聊黄永玉的画,看来在这旅游旺季,此举已属奢望,那熊承早的店铺,刘大炮的作坊想必也已挤满购物的游人,不会再有谁得闲与你长谈商品背后的文化了。
    虹桥不远的三王庙晚上有傩戏和阳戏,走进那个依山而筑的县级文物建筑,踩着昏黄的灯光拾级而上,远远就听见大殿旁的戏台上依依呀呀的唱段,地方戏班的功夫自然好不到哪去,脸上彩妆红的黑的画得也让人莞尔,但唱的舞的一招一式都透着个认真,台下老的少的挤了一地,有听着唱词嗤嗤笑的,也有随着节拍摇头晃脑的,站在后头看不真切的翘着脖子挪来挪去,一对外来的小情侣粘粘乎乎不知是在看别人表演还是让看表演的人看他们,扛着长枪大炮的旅者不失时机地按下快门……小城风情便在这样的晚上慢慢地飘散开去。我一直以为傩戏是一种祭祀时戴着面具的舞蹈,现在看上去和一些古装戏没太大的区别,傩戏和阳戏之间的道道就更看不出来了。后台的乐师说,这傩戏和阳戏的主要区别在于有没有乐器伴奏,傩戏只有锣、钹、鼓等敲出个节奏,内容多是许愿还愿之类的,而阳戏还有二胡、三弦等伴奏,什么题材都可以演。不知这种说法是否正确,看戏只为个休闲,懒得再深究。
    第二天一早还未睁开眼,便听得淅淅沥沥的雨声,透过窗棂看出去,满眼的翠,在朦朦烟雨中化也化不开。上到这客栈的二楼,临江有个长长的阳台,摆着沙发和长椅,已有个少年抱一怀心事独坐一隅。凭栏望去,垂柳、古塔、浣衣女,一老树从阳台边斜岔出来,掩映着江岸旁吱呀作响的水车,好一幅宁静美丽的景观。一叶叶早行的游船已荡于江中,系在舷边的桔红救生衣衬着青山绿水煞是醒目,有艄公扯着嗓子唱湘西野调,游客们鼓着掌大声叫好。这时老友发来问候短信,我回:在沱江边的吊脚楼上,捧着《边城》,听雨,等帅哥买车票归来。凤凰,就该是这样的心境。
    这一天,两人只撑着把伞,闲闲地在城中漫步。正在沱江大桥边上沿着城墙游荡时,雨大了起来,“找地方避一避吧。”我说,这时走在前面的一位大姐好像自言自语般说一句:“到我家去吧。”不知她是何意思,自然不敢贸然答话。再走两步,那位大姐在一户人家前面收住脚,转过身来望了我们一眼,小声招呼道:“进来吧。”似乎很有些担心这份好意被拒绝。这时才肯定她是真心邀请我们到家中避雨。道了谢,欣然进屋,屋里又走出几位主人,热情地让坐。攀谈了几句,方得知这也是一家客栈,大门正对沱江,望得见跳岩、水坝,远远还可看到虹桥,门头上挂着“红岩井客栈”的招牌,节日里住满了人,小主人作义务导游陪客人出去玩了。主人问起都玩了些什么地方,我说,想去赶赶集,可找不到地方坐车。主人比划着说了一番,看我还有些半懂不懂的样子,便找来纸细细地画了图,画了一张不满意,又要重画一张更祥细的。看他那份认真的架式,我心里热热的,到湘西几天来,最令我感动的不是美景,而是这份浓浓的人情味。
    在DX们推荐的老街饭店吃了晚饭,看看时候尚早,电影院里的《边城》还没开始,又慢慢地晃悠在古城的石板小巷里,远远看见有“沈从文故居”的指示牌,一路进去,旅游局的人把了大门,没有通票是不让进的,要我们曲从于这150元八个景点的通票,坚决不干!在大门外张望了一下,心底里对沈先生说:沈先生,我们拜访你来了!细雨紧飘了一阵,好似替沈先生作了应答,喔喔,沈先生知道了。相视一笑,继续雨中的漫步。突然一阵浓郁的甜香味冲鼻而来,一抬头,“张氏姜糖”大大的招牌挂在迎面的墙上,拐过去,作坊就在里面,一小伙子坐在门口卖糖的样子。上去一问,糖是没有现成的,要买,先预订,明天交货。这么好卖,真的酒香不怕巷子深啊!凑个热闹,也订一份吧(第二天一尝,不错,不仅香甜,而且酥脆,是比外面满街卖的要好些)。天渐渐地黑了,向行人打听民国内阁总理熊希龄的故居,说在北门方向,也搞不懂北门在哪儿,看见小巷就走进去。似乎为了与商业街作个对比,古城其他小巷都颇为安静。走不多远就会有一个祠堂,古古旧旧的门楼,有些大的还有浮雕壁画什么的,边上都镶有县政府“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这古城,处处都写着历史二字。在一小巷深处,黑黢黢地矗着一座门楼,走近了细辩门上大字,赫然写着“熊希龄故居”。古城太小,随便走走都可以找到要去的地方。管理人已经下班了,轻叩门环,挂上后生对前人的一怀尊崇,而后轻轻离去。
    小雨依然密密地下着,他举着伞走在身边。能在雨巷中散步,真好!夜是这样的静,除了小雨的沙沙声和两人的呼吸再没别的声音。偶有路人经过,也是成了双,结了对地徜徉于雨中,虽然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品味古城的那份恬谈心境都已写到他们的步态之中。古城都是石板街,湿漉漉的,在路灯下泛起一地碎银。正是柚子开花的季节,满天的雨丝中若有若无地飘着花香,淡淡的,却沁人心脾。想起电影《边城》,傩送二老必是早已在翠翠楼下唱罢了情歌,明日再看吧。只希望这路没个尽头,让我们在同一把伞下就这样慢慢地走,一直这样慢慢地走……
凤凰,我的凤凰,古老浪漫的凤凰!

更多
分享到:
最后更新:2014-6-12 | 总体评论:0/0 | 此游记对我:
提示:感谢 loulanhou 提供该游记信息,点击用户进入他(她)的个人主页

我要点评相关点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注意事项:

倡导言论自由,但言论自由不是漫骂、诽谤,如有下行为立即删除.
·广告型:公布所谓的推荐电话或网址.
·牢骚性:只是一味的宣泄,没有实质的对公司评价.
·无聊型:哈哈,呵呵,hoho之类的词汇.
·自说自话型:同一IP连续数贴明显的吹捧或者诋毁某一公司.

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当前热门旅游推荐

自助游游记搜索

门票推荐

澳游搜索自助游百元旅店